Tuesday, June 12, 2007

往觀華嚴世界後

某個周日,從亞伯拉罕走到華嚴經的世界,由基督教/猶太教的沉重和緊張,到一個聲稱「常樂我淨」的國度,漸漸覺得,那正好是不容已和自由解脫的對揚。

《亞伯拉罕的眼淚》有這麼一句宣傳語:「對上一代無求,對下一代無悔」。

能無悔,要無求,似是一種強逼,一種不容已。

而自由,自在,令多少人走到逃避責任的自欺中?

如果自由是用來保障責任的,卻會產生自我感覺良好的後果,多年來難道這不正是驅策我循此思考的動力嗎?

時至今日,我還可以昂起頭來說:我是一個追求自由的人嗎?

自由之路,何其艱難?

Labels: ,

1 Comments:

At 1:45 PM, Anonymous 尋常讀者 said...

究竟重up唔update架

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