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October 19, 2007

裝置式與波浪式

在過去一星期,當我每次望向雪嶽山那邊,我便覺得自己有負聖人。

聖人,是個理想人格的尊號,莊子比較誇張,另立至人、神人去標榜這些理想人格的神妙,正如-武俠小說中,總有人認為劍聖還不夠,要另立甚麼劍神、劍魔......

我帶著《老子王弼學》、《老子演義》、《自由意志與道德責任》、《莊子講讀》四本書出發,六天時間,只寫了三萬二千字。有二千字還是在機場寫的。

期間,我幾乎甚麼地方也沒有去,吃的主要是泡菜和餃子,喝啤酒,最後三天喝了八杯咖啡,由和老子接吻到連我也覺得把老子悶倒了。

最主要的原因,我想大概是當初沒有料到,這原來是一本必須用波浪式寫法才能完成的書。

所謂波浪式,是寫了第一遍後,下面接著的文字會導引你回過頭,改寫也那第一遍的文字,於是續寫下去的同時,其實你已第二遍寫之前那同一個觀點;然後量變到質變,到第三遍時可能索性由微調到大改。

很多搵食文章是裝置式的,即分別寫好/整理好一堆文字,然後把這些不同的文字整合成,砌成一篇稿。以前寫所謂學術論文也是這樣。

一氣呵成,不用大改的好文章,幸運的話一年可以寫十多篇,但一本書十多萬字,誰人能一氣呵成寫完呢?

不想裝置式的話,唯有波浪式了。

Labels: ,

3 Comments:

At 10:25 PM, Anonymous Anonymous said...

好一個波浪式寫法,其實我想好的書都應這樣寫成。

 
At 10:27 PM, Anonymous 鴨仔 said...

我是鴨仔,忘了寫名就留言。

 
At 3:39 PM, Blogger TSW,或鄧小樺 said...

是因為太接近欲望對象所以產生焦慮了
想不斷重寫老子,和寫不出老子
原是一樣

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