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July 25, 2007

自我價值歸零

運詩人大作《單向街》提到作者高中一位同學,名字乾脆便叫美女。有這麼一段:

我在她身邊,意外窺得雲頂世界,讓我以後連後天美女也懶得做了,一種認清事實的停滯,十幾年過去,如今再把我裝回高中制服的殼裡,也不會太兀突。

以前總相信,成長中我們總會遇上自我價值歸零的機遇。那一刻,像雷電擊中腦袋,忽然恁地清楚,即使再努力一千年一百世,我們都無法到達那個水平,某個境界。有些東西我們永不會得到,某種人我們永遠不是。

那是確認天才橫在你面前的一刻。學音樂的人遇上莫扎特;讀哲學的人遇上康德;二十世紀後期第一次看達利的真跡......這是第一重瞠目結舌,自慚形穢,從未想過自己是如此不值一提,在滿天繁星下人的緲小;高達面前還拍甚麼電影?

之後繼續碰見超越自己的人,老師?老闆?優秀的同輩以至晚輩?不得不謙遜下來,不得不噤聲。每一次沉默,是超我的膨脹,現實原則(暫時)蓋過快樂原則。

超我壓倒本我,自我起來調節,可能是這一範疇以後的停滯,如運詩人所說,也可以是另一範疇,以至原地的奮起。當一個人曉得自己怎樣努力也不過如是,哀兵之下,毫無壓力,每每飄過萬重山,不知不覺間已上層樓。

好一段時間,我以為這是進學的常數。

直至我接觸多了所謂後現代,又或者說得清楚點,是標竊「後現代」之名而恣意放縱的時代之風。

根據那有名的分析,這個時代之風的特徵便是:超我遲遲不建立,又或者,超我和本我和解。自我價值歸零的一刻,不斷被延擱,即使到來了,當事人和友儕也會忙不迭的施加安慰:不!你很好啊,你有很多優點,他們也沒怎麼,你也遲早能做到.......

我們遲遲不確認自己的不濟。把現實上種種失敗慣性歸因於環境,把別人的成功也歸因於時勢造英雄。

英雄總需要時勢,正如天才總需要周遭的人,作陪襯,作明吹捧實剝削的圍剿,但我們圍剿的同時,每每同時確認他們的優越,他們愈優越,我們被擊敗得愈痛快。--這種優越,是實質的。

而自己的不堪,那歸於零的虛無荒地,那重新出發的機遇,那置諸死而後生的可能,因而也變得實在。

置諸死地,是真的會死去,不是為了去生,策略地先死一死。這種滑頭,進學的階梯該沒有位置吧。

但,我們的時代,難道不便是充斥著這類滑頭嗎?

Labels:

6 Comments:

At 9:29 AM, Anonymous  said...

最近幾篇都很有啟發性啊。

 
At 9:41 PM, Blogger 梁巔巔 said...

潛行者, 最近好嗎?

 
At 1:30 PM, Blogger 潛行者 said...

梁兄:
最近很不好。
當英瑪褒曼和安東尼奧尼同一天離開,怎會好呢?

 
At 11:54 PM, Blogger 梁巔巔 said...

喂, 兄台, 一聚, 如何?

 
At 12:33 AM, Blogger 潛行者 said...

梁兄:
請電郵stalker2003@sinaman.com具體約時間。
是否要約埋鳥飛/manna?

 
At 3:40 PM, Blogger 梁巔巔 said...

好吖. Ok. :)

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