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April 20, 2007

夏甲的想像

夏甲在一條線上行走
在一條線上行走的可是夏甲
她帶著的兒子從未出生
她出生的孩子沒有帶上
誰是亞伯拉罕?
他是永遠的缺席者
他的眼光永遠模棱兩可
無禮的婦人,下去!
一頭犬死了
只不過是一頭犬吧了

Labels: ,

1 Comments:

At 12:56 PM, Anonymous ningville said...

沒事。
或許你有興趣看我朋友的blog,
http://blog.roodo.com/pleiade/archives/3018211.html#comments
她在巴黎唸哲學博士,專研Derrida,和其他。
多認識一些志同道合的,多一些交流討論,
感覺沒有那麼孤單。

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