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March 07, 2007

朴贊郁談再造人之戀--立此存照

依原本構思這是齣較輕巧的電影,屬於八個高清拍攝計劃其中之一。我剛花了五年時間拍成「復仇三部曲」,下一部作品《吸血鬼》也籌備了很久,我想《再造人之戀》大概是過渡期間的一齣小品。拿貝多芬來作譬喻,那就像他的《第八交響樂》;森畢京柏的話,那便是《大丈夫》和《亡命大煞星》之間的抒情小品《Junior Bonner》。不過請勿誤解,我不是自比貝多芬和森畢京柏。本片就像「道具」,用貝多芬的話來說,是我「解開衣鈕」時的創作。我拍得有趣,你看得有趣。我希望拍一部我女兒可以看,我可以帶朋友去看,一起大聲笑出來的電影,於是便產生了這個連我也不相信自己可以拍出來的,蠻特別的戲

我該怎樣說它呢?《再造人之戀》就像小孩子扮家家酒,玩煮飯仔。大家聚在一塊,扮演不同的角色,你扮媽媽爸爸,我扮囝囝囡囡、護士醫生,用玩具杯碟進膳,模擬打掃家居。遊戲裡,孩子們的角色一清二楚,絕不含糊,但現實裡,對存在意義,對為何活於世上而感到的苦惱,壓得人們透不過氣來。現在,我們讓一些比常人稍為憂傷的人,群集一家「現代瘋人院」內。孩子們浸淫在信念構成的世界裡,在成人眼中也未免有點病態,但就在那世界裡,他們建立了邏輯,建立了自己一套一致性。與此相若,精神分裂病人各自活在自己的世界,現代瘋人院是一個全新的世界,就像一家大大的幼稚園。每個病人的幻想和幻覺,構成了獨立的宇宙。眾宇宙在半虛擬世界交相糾結,眾聲喧嘩。這是不可能在現實精神病院發生的奇蹟。產生奇蹟的力量是「同情」和「憐憫」。細想一下,它們意指同一碼子事。我兩部前作《復仇》和《親切的金子》的英文片名都有「同情」這詞。《再造人之戀》拍在它們之後,我明白到愛比恨更難拍。實在太難做到講愛講得不像一個偽君子。雖然我有很大的掙扎,仍希望你們喜歡本片,你們喜歡便成了。

Labels: ,

2 Comments:

At 8:25 PM, Blogger mad dog said...

我們剛把這篇連結了.
hkifflink.net

 
At 10:24 AM, Blogger 潛行者 said...

回應呂永佳。

http://www.filmcritics.org.hk/big5/criticism_comments_details.php?catid=161&id=367

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