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November 26, 2006

書的本然

自2003年,每年於牛棚藝術村舉辦的牛棚書展,都代表了一股主流閱讀以外的文化想像,無論是第一屆的正面與香港書展對碰、第二屆的「尋找香港生活價值」、第三屆的「閱讀.身體」,以至今年的主題「書便是書」,都提供了一個機會,讓參與者在書展期間那四五天內,靜靜的坐下來,讀讀,想想,談談。

「書便是書」,同語反覆,表面上是一句恆真廢話,但放在香港當前的文化脈絡裡,實在表現了「還書一個本然」這理念。正因為書已長久喪失了作為書的某種特質,僅僅成了商品,單單成了酬唱工具…….諸如此類,諸如此類,才會有有心人重提這個命題。

書的本然是甚麼呢?近十數年來「書籍死亡」之聲從未絕於耳,電子書、網絡書……甚或完全不用文字可作溝通的神話瀰漫公共論域,但如果書真有一個本然,大抵這個本然便會令書長青於人類文化生活中,不死,甚至不老。

今年牛棚書展有一個叫「書癡大會」的活動,邀請中港台三地的愛書人藏書人濟濟一堂,交流讀書藏書心得。「書癡」,大概是最常接觸「書的本然」的動物。阿根廷作家卡洛斯.多明格茲(C.M. Dominguez)在短篇小說《紙房子裡的人》,奇詭地描述了一個書癡如何用書混合混凝土蓋成一所房子,然後在裡面生活,然後又如何為了找一本書,把房子鑿出一個個洞,最終令它倒塌。試問有甚麼比用書堆包圍著自己,令自己不用出來,隨手都可拿書來讀這情景更能表徵閱讀狂迷?這狂迷回答了一個很基本的問題:書不止於用來讀,因而其他更有效應的讀物不足以完全代替它。

書不止於讀,還可摸,可嗅,可感,可聽(書頁揭動的聲音)。書不止有一個「身體」,書有一個本然。

塵翎:書癡就是書癡
陳滅:書籍的形狀--書展、書癡、書讎

Labels: ,

2 Comments:

At 6:52 PM, Anonymous Anonymous said...

先生你是談道家哲學的人,為何這樣執着於本本呢?
老套點說,學劍者之至高境界,是一個任何條狀物皆可為劍的狀態.真正的劍客,又何需寶劍呢?收藏天下名劍者,恐怕只是戀物癖或者是投資者,未必就是劍癡.

造紙和文字開始時都是"高科技"的玩意.文字的大量應用,終於導致口述傳統的滅亡.口傳也是一種藝術.我想那時以為文字很煞風景的,恐怕也大有人在罷.

 
At 6:39 PM, Blogger 潛行者 said...

所言甚是。

文章為牛棚書展場刊而作,有一定的角色要扮演。

只不過想說,書有一秊真實的,不可化約的物質性,而這物質性,又是閱讀整全經驗不可或缺的一部份。

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