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November 06, 2006

罪惡

寺山修司劇團「天井棧敷」 的信念宣言,劈頭一句便是: 「我們認為劇場是罪惡。」

最近也提起罪惡,「我有時真的懷疑,自己是一個邪惡的人嗎?」我聽見。

「我們並不致力劇場的革命,但是我們將用想像力擊敗世界,將革命劇場化。」

將革命劇場化,換言之,便是將革命罪惡化。魔鬼向上帝發動的戰爭,原來是十分劇場的。

那不單止是一場革命,還是失敗了的革命。

那不單是一場失敗的革命,還是註定失敗的革命。

那不單是一場駐定失敗的革命,還要是駐定失敗,仍是要去作的革命。

說自己邪惡的人,其實該想清楚:自己擔當得起這形容詞嗎?

Labels:

1 Comments:

At 12:46 PM, Blogger matthew said...

說自己是一個邪惡的人,沒有甚麼問題,端視乎道德尺線的釐定,發現心之一念陷溺並不是壞事。擔當得起嗎?當然擔當得起,只要他不是成魔就好了。

魔鬼與上帝之戰爭,一直都十分劇場的,不用說Faust,單單看約伯記和啟示錄就可見一二了。

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