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March 01, 2006

死亡為甚麼真確

Levinas在La Mort et le Temps中如此寫道:

死亡是一個點,對這一點,時間維繫著它整個耐心。

死亡暴露了在生時的掩偽;作為表現性運動的消逝,作為行為的停止,死亡令生命掩蓋著的東西顯現出來。的確,正是所謂活氣,正是所謂生生不息,令事物顯得生機勃勃,顯得帶上了創生的意義,仁的感覺,諸如此類,生,或仁,由始至終便是一種反應,死亡便是沒有反應,死亡令反應遮蔽了的東西顯露,並且將它留給解剖,留給醫學檢查。

時間總被耐心地等待,正如真理,總被耐心地等著,以作為終點的,以「總會到來/遲早到來」的方式,被等待著。

Labels:

3 Comments:

At 11:59 AM, Blogger Skybird 鳥飛 said...

我會貼一篇回應你的文章呢.

 
At 7:29 PM, Blogger Apsara said...

鳥飛,果然在這裡找到你...
潛行者,剛好我和鳥飛在鬥數死亡經歷呢...

 
At 3:27 PM, Blogger Skybird 鳥飛 said...

哈哈哈哈哈... apsara又係到窒我了.

潛行者,唔好意思, 搞到你個blog添.

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