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August 18, 2007

淡青虹子宇

天邊是淡淡的青色一抹,雨剛下過,也許出現了天虹。他便爬上那六色的天梯,一直向上,就在盡頭處,發覺那宇樑,那一直罩在大伙兒頭頂的屋頂。

媽媽說,鳥兒和魚類是不會相遇的,她忘記了海鳥,更不懂鯤鵬。他唯有在汨汨而流的天河邊,虹宇下,為沒來由的甚麼哀愁。

Labels:

2 Comments:

At 3:23 PM, Anonymous 尋常讀者 said...

無所遁形

 
At 8:51 PM, Blogger 潛行者 said...

曾想重貼多年前寫的一個故事;故事有時失落得就像一頭栽進棉花糖裡的駱駝。單峰雙峰都不重要了,
有水沒水只在想像裡,壓倒一切的,不該有分別吧。

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