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November 15, 2006

白的高潔與淺陋

白,是一種顏色,也是一個動作,因動作而來態度,因態度而顯價值。

張愛玲在《紅玫瑰與白玫瑰》一開始便這樣寫:

「振保生命裏有兩個女人,他說的一個是他的白玫瑰,一個是他的紅玫瑰。一個是聖潔的妻子,一個是熱烈的情婦…‥」

拿紅和白對舉,熱情與冷靜,感性與理性,血色與蒼白......對比都出來了,但在文化思想的範圍裡,大抵黑才是白的真正對立面。

舞台上演員念台詞就叫做「白」,說出來告訴你叫做「表白」,甚麼都說不加隱瞞叫「坦白」;白,是看得見坦蕩蕩昂然朗現。如果白令你舒服令你安心,是因為它就在陽光底下,宣示暗黑的隱退。

聖經創世記第一段便說,起初,地是淵面黑暗,上帝的靈在水上行走,見光是好的,說有光便有光。中國有句老話:天不生仲尼,萬古如長夜;萬世師表如一道明光,照亮人文世界。在創建與混沌、文明與野蠻的劃分下,黑白確然分明。

白色象徵純潔,表示清雅、高貴,引申為善,為廉,為有序,再引申為平等。太陽光在肉眼底下本就是白光,太陽神在各文明原始崇拜中都正派到不得了,阿波羅代表理性,有甚麼比理性更令我們的頭腦清楚,心下然?在理性之光的照耀下,心底分明,是非明辨,白,清清楚楚好到不得了。

然而,當張愛玲在《紅玫瑰與白玫瑰》中用白玫瑰象徵聖潔的妻子時,對白色的象徵不無反諷--白不但可以變紅,紅也可以變白,貞女與妓女的對立,只不過是失敗男子的蒙頭自欺。

「......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,至少兩個。娶了紅玫瑰,久而久之,紅的變成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還是『床前明月光』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粘子,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朱砂痣。」

當我們仔細分析太陽光的光譜,白光,原來是七彩眾光的匯合;白,原來並不純,反而駁雜得很。白,是許多的集合,但正因為是這許多,它也可能甚麼也不是。

法國的國旗用藍白紅三色分別代表自由、平等、博愛,已故波蘭電影導演奇斯洛夫斯基據此拍成了《藍白紅》三部曲,其中《白》講述的男子向拋棄及戲弄他的妻子「復仇」,到最後發現以眼還眼,得到的只是沒有了血色的平等,正如沒有了愛作基礎的自由是空的自由,沒有了愛作後盾的平等是假的平等。

《紅玫瑰與白玫瑰》是這樣為振保的生命下註腳的:

「普通人的一生,再好些也是《桃花扇》,撞破了頭,血濺到扇子上。就在上面略加點染成為一枝桃花。振保的扇子卻還是空白,而且筆酣墨飽,窗明几淨,只等他落筆。」

空白,是無裉的可能性,無比的自由,但看真些,又卻是無比的空洞,絕對的蒼白平面。

英國經驗主義大師洛克相信,人生下來宛如一張白紙,正是後天塗抹上去的經驗決定你是怎麼樣的一個人。這種想法令我們覺得,白白淨淨的嬰孩,簡單純真,是人生的清晨,充滿可能性。

但對中國的老子來說,嬰兒倒是玄德的譬喻。玄,便是黑,德要厚,厚到一個地步,你其實是看不清的,看得清的都不是真相,至真至精的是玄之又玄,才是眾妙之門。

深度,跟白談不上邊。

在太極圖中,黑代表陰,白代表陽,陰陽互根又此消彼長,互相轉化,白中有黑,黑中也有白。你愈以為是白,手中愈可能是黑。

五色的五行配屬中,白是金的顏色,屬西方,太陽入地之處。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黃昏。

是以,也許再沒有比白種優越主義那樣膚淺的想法了。白的高雅與淺陋,在一個極有修養而又對有色人種扯高氣揚的殖民地紳士身上,不是最能表現出來嗎?

Labels: ,

3 Comments:

At 2:10 AM, Blogger 梁巔巔 said...

Hi~ 潛行者, long time no see~

喂, 唔好成日讓嗰個英國人傑仔 la! 我好鍾意你講嘢 ga!

另, 原來你都係XX書院讀 ga? 我都有番個幾個月, 好欣賞一位老師莫雲漢博士.

 
At 11:29 AM, Blogger 潛行者 said...

梁兄別來無恙?
有與鳥飛青空見面否?
有空請到牛棚書展一聚?
http://www.oneaspace.org.hk/bookfair2006.htm

 
At 10:18 PM, Blogger 梁巔巔 said...

近來還可以啦.

平日聽見你的聲音, 猜你過得不錯吧.

上個月與她見過面, 吃過晚飯. 她最近熱烈投入基督懷抱中.

看過牛棚書展的網頁了, 得知潛行者兄你將於12月1及2號分別會做主持及講者, 若時間許可, 我也很希望屆時能到相見一聚, 一賭你的風采.

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