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August 09, 2006

古之善抗抑鬱者

古之善為士者,必微妙玄通,深不可識。故為之頌:
豫兮若冬涉川,猶兮若畏四鄰;
嚴兮其若客,渙兮若冰釋;
沌兮其若樸,混兮其若濁。
孰能濁以靜者,將徐清;孰能女(安)以重(動)者,將徐生。保此道者,不欲盈。(夫唯不盈,故蔽不新成。)

「老子」王弼本第十五章,本來是對有道之士,老子心目中的智慧之徒的贊頌,但今天看來,其實也是一種對治都市人憂鬱的道諭。

猶豫,是小心謹慎;嚴與渙,是鬆緊,緊時雖守於禮數法度,但是客人之道,是回應式的,不致太嚴正,鬆時是緩慢的熱度,不致太狂放失控;混沌,是純真,是入世,是混同眾人,不敢為天下先,不為所察。

都市人的憂鬱,總是覺得自己有太多的傷痛,太多的封閉可能,太多的自我中心。冬天過河,要留意腳下薄冰;畏四鄰,要留意他人。加上鬆緊有度和保持真心,保持與人相處的機會,或多或少,對下陷者來說,都有逆向的參考作用。

最重要的,還是動靜兩句--水濁時要安靜,慢慢便會變清;水不動時要攪動一下,慢慢便會有生機。(一說是要尊重陰柔/「女以重者」,便會徐生。)「保此道者不欲盈」,是將上述猶豫鬆緊之道再解構,做而不做盡,作而不作極;好一個除字,說明事情急不來,所謂隨波逐浪,潛移默化,任何有憂鬱經驗的都會明白吧。

Labels: ,

1 Comments:

At 3:20 PM, Anonymous ningville said...

最近也在看Kristeva,
讀完再來找你討論。

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