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June 03, 2006

假如有所謂八九人

我們都是八九人,在有傳呼機的年代,我有不少朋友的傳呼編號是:8964,6489,6464, 8989......

我們都是六四一代,沒有六四,我可能做了醫生,可能和一個東北姑娘結了婚,可能.......

八九民運一周年,我們在遮打行人專用區搞了個攤位,其中有王丹和許家屯去國分別的遊戲,兩周年,我們搞單車巡遊,在維園做人肉人民廣播,一切如在目前......

民運三周年,大家開始內化,我們搞了個工作坊,研究港人價值觀之轉變,到了四周年後以劇場方式展示成果,因而也開始了對劇場的興趣。

民運八周年,正值九七回歸前不夠一個月,我們在旺角舊洪葉書店樓下開枱打麻將,用中國地圖做桌面,用省份和人民的性命做賭注......

悼念,都內化了,每個人都可以發明他/她的儀式,甚至儀式不再重要;有人等待平反,但平反真的重要嗎?平反能帶來平伏嗎?如果是這碼子的平伏,真是一個適當的終局嗎?有沒有終局?你我他是否需要一個終局?

從第一年起,我們已選擇不去燭光晚會,但絕對不會反對別人去,這一年,你們會在哪裡?

Labels:

5 Comments:

At 4:18 AM, Blogger playingmoon said...

平反只是第一步,難道平反六四之後,我們便可以繼續容忍獨裁統治嗎?
本人對每年站在台上的政客沒有多大好感,他們只不過在當年下錯注,現在回不了頭罷了。

 
At 7:38 AM, Blogger 潛行者 said...

弔詭的是,今天我們渴望平反的形式本身,已是一種接受獨裁統治的反應;誰平反?是否需要中央平反?誰接受平反?誰得到平伏?

 
At 9:50 PM, Blogger playingmoon said...

由誰平反重要嗎?由新的獨裁者(如當年的鄧小平)平反又如何?平反是要官方承認對民運的定性及處理有錯誤,最好把當年犯錯的官員(如果還在生)送上法院接受審判。

獨裁統治的客觀存在是不以我們主觀意志為轉移;不認同現在的政權,但又無能力推翻,便只有靜待良機。雖然是無可奈何,但是有其他方法嗎?

 
At 2:08 AM, Blogger 潛行者 said...

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.

 
At 12:48 PM, Blogger 潛行者 said...

八九民運對我的最大啟示是:為他人作嫁衣裳!
總有在地平線上出現的不可能,總有下個來者,這個他人,在現實上是蘇東波,但也說明,我們不能預計的事情,不會終結的歷史。
為甚麼要政府來平反?公正?為甚麼他們的行事才公正?把當年犯事的官員送上法院?你相信嗎?到所有人死了才有平反,才是最有可能的,這樣子的平反是你需要的嗎?
你不願無可奈何的話,便不會無可奈何,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日的大雨天,二萬名上街的人不會預計到翌日會有一百萬人上街,一星期後有一百五十萬人上街,十二月羅馬尼亞壽西師古會倒台,一年後東歐和蘇聯變色;正如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上街的人不會預計到董建華真的會下台,正是這種不可預計性,令我們為我們的行為負責,為下一個不可能的可能作好不能準備的準備。

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