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April 08, 2006

46億年之戀

我傾向把《46億年之戀》視為一部向元典回歸的同性愛電影。

都因《斷背山》,有人說它是甚麼對西部類型片的顛覆,又有人說它是講述超越性別的愛情片,我橫看豎看,始終只能看到它是一齣典型同志片。李安可能因為敬愛父親的關係,把原著中傑克父親在傑克身上撒尿的一段刪掉,又故意在片首便安排傑克在倒後鏡偷看艾克斯,暗示傑克是天生的同志(刪去了童年創傷令他不像艾克斯有後天轉化解釋)。電影有很強烈的同志片類型敘事--兩個男人一個係,一個唔係(或冇咁係),在相對隔絕(表面隔絕於超我,其實是讓異化了的超我發揮作用)的情境/環境中燃起愛慾;必須有做愛場面,必須有接吻,通常有不認不認還須認的掙扎,因為基本的是身份,那個主體大能指。至於身體,自然要放大,到達哪一個層次嘛,便看導演的自制力了。

李安的身體處理你可以說是含蓄的,三池崇史便不必收斂了吧,《46億年之戀》也有好些符合同志片公式的敘事--安藤政信係,松田龍平冇咁係,大家入獄,隔離,有一個變態獄長--異化之超我;但沒有做愛,又或者是找人代勞(來自醫療室的那對眼睛,是盯著與龍平一起的小子,抑或同時偷看龍平本人?),引入懸疑:誰殺死政信的?誰和政信睡過?究竟有沒有人和他睡過?

你很容易會覺得《46億年之戀》是借同性愛過橋的滑頭作--意恣展示政信的身體,製造懸念錯覺,令觀眾相信兩大男角一見鍾情,製造愛殺假局假象,到最後還不是玩「謎底終於解開」?兩人根本不存在肌膚之親(龍平擁政信入懷是在錯亂的精神空間裡),以為有肉可看的觀眾更大失所望。

但又有甚麼比《46億年之戀》講中同性愛的內核,以同性愛包裝懸疑包裝同性愛的形式來得更有深度?柏拉圖式戀愛,如果不成為陳腔濫調的話,難道不便是片中所展示的,大家高貴地相逢於紅色平原,一個朝高山那邊走,一個朝太空火箭那邊去嗎?作為內核,事實上便該反出來以庸俗的同性愛暗示,收藏自身......片首的傳說明一切:在殘陽的海濱,那人等著你,把雄風傳授。每一代,每一個男孩,都等待著這種精神交合。

甚麼是二十一色彩虹?三重的彩橋,是要來接走誰嗎?在表面上是瘋狂狀態中的景別裡,政信的眼淚和兩人的摟抱大抵是多餘了,但政信的童年是如此重要,因為那把權力的天秤重新安置--誰給誰傳授雄風?誰才是那個男孩?

電影一個女人也沒有,女人只是一個符號,經男人的口成為傷害別人的工具(獄長拿來傷害政信),因為在講述雄風的高貴論述中,女人沒有位置?不,這不是一種歧視,相反,而是最大的尊重--沒有女子出場,便不會有任何具象女子被物化被工具化!

Labels:

2 Comments:

At 2:54 PM, Blogger Eric 'Spanner' said...

你好。電影節網上筆記連線剛連了這篇。
http://www.hkifflink.net/2006/05/28/727/

如果不願被連,請告知。謝謝

 
At 7:16 PM, Anonymous hiroki said...

好強,你是學習電影的嗎?我好想向你多多請教啊!

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