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October 03, 2005

關於抗咒世代的補充

沙士與七一令九七前後尋尋覓覓的「香港人」身份有了一個「奇蹟」的生成。吊詭的是:二零零三之後,恰好是「後九七」的正式終結,「香港人」身份現實上的喪失確認。受到七一鼓勵的抗咒世代,要追回失去的時代/意義,乃暴脹而投入再造香港的虛幻工程。我們飛快地有了由茶餐廳,屋村,舊區......建構起來的「香港性」,抗咒世代亦帶領一小部份受他們鼓動的Y世代,成為「最後的香港人」。

第三年七一的啟示:七一新文化的虛實互見--

實:Y世代價值觀體現(遊行與否都可能只是快感消費)
虛:抗咒世代為首的香港性虛擬工程,而這工程的參與者是二萬人......

Labels:

3 Comments:

At 12:07 AM, Blogger 潛行者 said...

十一月十二日《潛行之恨,或愛》讀書會後,我和謝傲霜談了一會,她告訴我關於她和她的朋友的迷失,並且因這迷失而須不斷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。

我想,這也許是抗咒一代面對的危險吧,當自我感覺蓋過實踐的切實衡度,行動的定性要有多虛幻便多虛幻。

 
At 11:31 PM, Blogger 潛行者 said...

十二月十七日,香港灣仔街頭爆發了反世貿示威者和警員嚴重肢體衝突的事件,警方聲稱這是一場騷亂,抗咒世代一些人一度,甚至一直在示威者隊中,事後出現了跟八九民運到過天安門的人相似的情緒反應。當然,八九民運跟這次事件不可同日而語,但"曾經在現場,面對不義威權"的感覺是同一路的,零三年激發的氣,終於在兩年後,不是七一,不是一二四,而是彷彿更大的公義(反全球化,為別人的苦難和所有人可能未來的苦難,為普遍的不義,為跨國資本家的剝削......)面前得到了咒語的"解藥",抑或,是以新的咒語抵抗舊的?以自己認同的代替不(願)認同的?

 
At 12:21 AM, Blogger 潛行者 said...

http://www.inmediahk.net/public/article?item_id=86402&group_id=11
留意文中假設警察是要透過苛待示威者施展懲罰,當然暗示始作俑者是警方。

http://www.inmediahk.net/public/article?item_id=86681&group_id=11
留意圖文並茂急於想像及提供主流媒體"以外"的事件版本,當然,始作俑者該是警方。

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